《西非统一商报》第931期深度报道

2022-11-19 14:36

建设数字化港口是必由之路

本报记者   涛涛   编译

4_看图王.gif

最近的报告称,价值约4000亿奈拉的货物在该国主要海港因被搁置而不得不付出滞期费和运输成本的代价,表明建设现代化、数字化的港口对尼日利亚多么重要。

  根据全国持牌海关代理董事委员会主席NCMDLA的说法,在拉各斯港口等待清关的货物累计滞期费超过600亿奈拉。从今年1月到9月,码头运营商向他们保管的货物收取了约225亿奈拉的租金。运输公司在审查的同一时期的滞期费为N370亿。

   据海事部门的利益相关者称,有许多因素导致货物在港口滞期。一些进口商由于财务和其他问题而无法清关,是造成延误的原因之一。航运公司在周末和公众假期不营业的事实也可能使情况更糟。此外,据海关官员表示,港口中大多数集装箱的货物靠人工检查,效率低下,并且可能导致腐败,据说这种情况在港口检查和清关货物时很普遍。造成这种效率低下的原因是主要是网络波动,扫描仪经常不工作。

   货物清关的延迟,加剧了我们在全球营商便利度指数中的糟糕评级。2017年,世界银行将尼日利亚港口列为185个国家中跨境贸易指数中的第183位。

   该国的港口被评为世界上最糟糕的港口之一,因为它们的流程非数字化,腐败和其他多种挑战。不久前,众议院透露,缺乏扫描仪和其他设备是造成国家港口拥堵的原因,特别是拉各斯的阿帕帕和锡罐岛港口。这很可能也已扩展到该国的其他港口。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呼吁新管理层通过港口运营的数字化全面应对上述这些挑战。

    我们的港口应该24小时运营,包括周末以及所有的公众假期。那些在港口工作的人应该成为港口服务的一部分。去年,由于缺乏扫描仪和24小时港口运营,政府每月损失约8000亿奈拉,每年损失9.6万亿奈拉。有必要改变这种状况,制止每年巨额的损失。虽然该国六个港口的运营应该数字化,但必须尝试开发奥尼查和其他地点的内河港口。

    尼日利亚要与世界各国进行港口贸易,这是不需要争论的,问题是我们的数字化程度太低,这让我们的港口服务落后于全球。

                             来源:《太阳报》社论(10月23日)

农村,正处于劣质基础之上

本报记者   涛涛   编译

2_看图王.gif

立于自家门前的一名尼日利亚农妇

在道路网络方面,据说尼日利亚拥有非洲最大的道路网络。可悲的是,报告指出,在195000公里的公路网中,只有大约60000公里的道路可供机动车使用,最近,随着洪水的到来,更多道路遭到破坏。农村地区糟糕的道路导致交通事故不断,死亡人数连年递增,这已经不是什么新闻了。

   电力部门没有被排除在外,因为尼日利亚人继续经历突然停电和不稳定的电力供应。尽管尼日利亚中央银行(CBN)在过去五年中向发电和配电公司发放了32亿美元,用于采购电表和其他设备,但该国电网仍然噩梦般地经常崩溃。广大农村地区缺电现象更是令人难以忍受。

   尼日利亚的发电主要是火力和水力发电,装机容量约为13,000兆瓦。几年来,当局设法分配了大约4,500兆瓦的装机容量。但是自从该部门私有化以来,没有取得多大进展,使这个问题更加复杂的是,由于缺电少电,一些家庭本可以使用发电机来缓解电力问题的油品已成为稀缺商品。

联邦政府为尼日利亚人提供稳定的电力,以推动经济向前发展的同时也无不担心,大多数努力都集中在城市,好像农村无关紧要。在这方面还有许多工作要做。

   还有卫生部门,广大农村正在等着联邦政府能够适当地解决这里的这个问题。

   对基础设施的关注源于这样一种理解,即它们是有意义的发展的纽带。因此,在我们看来,提供基础设施,特别是在农村地区,将使更多的那些不发达的地方比比皆是的初创公司从中受益。我们认为,为农村提供这些基本的基础设施不仅紧迫,而且势在必行。

                          来源:Leadershp社论(10月14日)

我们的惨淡排名

本报记者涛涛编译

3_看图王.jpg

    尼日利亚目前的饥饿程度令人震惊。在2022年全球饥饿指数中,该国在121个国家中排名第103位。全球饥饿指数(GHI)根据四个组成部分指标的值对各国进行评分。分别是营养不良、儿童发育迟缓、儿童消瘦和儿童死亡。就尼日利亚而言,据说有12.7%的公民营养不良;31.5%的五岁以下儿童发育迟缓;11.4%的儿童在五岁之前死亡。

    在联合国粮农组织和联合国世界粮食计划署最近的一份联合报告中,尼日利亚也被列为世界饥饿热点国家之一。最糟糕的地区是东北部,那里有400多万人受到粮食不安全的威胁;最糟糕的州是阿达马瓦、博尔诺和约贝。另据报道,每分钟,就有6名以上的尼日利亚人加入到极端贫困行列中。这确实令人震惊。令人遗憾的是,食品价格已经飙升到尼日利亚普通人无法承受的范围。天文数字的上升幅度超过100%。目前的通货膨胀率为20.95%,是17年来的最高水平。一些公民已经成为“行政”乞丐———从一个处搬到另一个处秘密乞讨施舍———因为超过33%的失业率令他们失去了切实的谋生手段。

    因此,该国的不安全率上升就不足为奇了。许多找不到有意义工作的年轻人决定在绑架行业为自己创造一份工作……自然灾害加剧了饥饿。阿南布拉、巴耶尔萨、科吉等州都在洪水祸害中挣扎,数百万人流离失所,随之而来的是粮食危机———这些都是抑郁症和精神疾病在尼日利亚上升的动力。对于一些无法承受创伤的人来说,他们要么自杀,要么策划社会的动荡。

当尼日利亚人为2023年的大选做准备时,他们应该考虑投票给那些有能力领导该国消除数以千万计苦苦挣扎在饥饿中的人的人。

                            来源:《太阳报》社论(10月24日)

财经分析师一项预测显示奈拉或现六年最大贬值

1_看图王.jpg

本报讯(智通财经·新浪网APP)一项针对投资者和分析师的调查显示,预计非洲最大经济体尼日利亚将在明年2月大选后,以6年来最大幅度让本国货币奈拉贬值。

  接受调查的13名投资者和分析师中,11人预计尼日利亚中央银行将在选举后让奈拉贬值。其余两位分析师预计,奈拉将继续逐步贬值。

  尼日利亚商业中心拉各斯的SBM Intelligence研究主管Ikemesit Effiong表示,“在布哈里总统下台的时候,或者新政府上台的头几个月,货币都会大幅贬值。”

  尼日利亚采用多重汇率制度,通过对官方交易保持较强的挂钩汇率,对非政府相关交易保持较弱的汇率,避免奈拉直接贬值。尽管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界银行呼吁废除这一制度,但尼央行一直维持着这一货币管理制度。去年,尼日利亚央行将奈拉贬值7.6%,向单一汇率制度迈进。

  预计中值是,下一次贬值将使奈拉贬值多达五分之一,这将使奈拉兑美元汇率降至1美元兑533奈拉。前不久,美国银行经济学家Tatonga Rusike给出了类似预测。

  奈拉远期合约的价格显示,奈拉明年将贬值约三分之一。20% - 33%的降幅度将是2016年以来最大的。

  研究公司REDD Intelligence的高级信贷研究分析师Mark Bohlund表示,奈拉贬值可能会推高年通胀率,导致公共债务与国内生产总值之比一次性上升。目前,尼日利亚的年通胀率已达21.1%,为17年高点,不过已经受到了黑市汇率走弱的影响。根据预算办公室的数据,在截至8月份的8个月里,偿债成本消耗了83%的政府收入。

FrontierView撒南非洲地区分析师Daniel Sodimu表示,奈拉贬值的幅度可能会受到谁赢得总统选举的影响。他估计奈拉对美元的公允价值为1美元兑650奈拉。他表示,“如果一位亲商的领导人赢得选举,那么以官方汇率换算的话,货币贬值的幅度可能足以使尼日利亚经济规模小于南非。”“当权的执政党可能会看到一些温和的变化,比如,目前对汇率的缓慢调整将会保持下去,因此它将在纸面上保持尼作为非洲最大经济体的地位。”

                              (文章为作者观点,不代表本报立场)